LOGO医疗机构

省定点医保单位 健康热线:+86-0000-98765

有的甚至全靠亲戚带亲戚传授经验

2020-08-16 00:31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从事如此危险的高空作业,谢某清有没有培训过?他的工友说,没培训,也不知道去哪培训。

死者谢某清是家中的顶梁柱,与妻子生有两个儿子,一个19岁,一个4岁,还有80岁的老父亲。一大家子人,主要生活来源是谢某清的收入。

几经辗转,记者昨日与房主陈先生取得联系。他说,这房子是他给儿子买的,正准备装修,不料出了这事。他是联系小区附近一家叫“金星石材”的店安装隐形防盗网,安装工是店家叫的。事发当时,他在新房里,确实看到有一根安全绳系在厨房的烟囱管上,那名系安全绳的工人从窗台上掉下去了。

然而,更让人揪心的是,记者调查发现,空调、防盗网安装工等户外高空作业工人,大多未经培训,有的甚至全靠“亲戚带亲戚”传授经验。他们用来保命的安全绳,有些质量也比较差,并不安全。

工友们认为,要了谢某清命的是那根安全绳。他们说,这根绳子是从台江一家小五金店买的,花了几十块钱,用了一年多。这根绳子是粗麻绳,一头系在固定端,另一头用搭扣与腰间的绳索相扣。

上周四,福州马尾一小区22楼,一名湖北籍农民工在一业主家安装阳台隐形防盗网时,因安全绳突然断开,从22楼坠下,不幸当场身亡。死者的工友称,这根“要人命”的安全绳,是在台江一家小五金店买的,几十块钱。以前他们中也曾出现过类似的事故。

记者与马尾快安派出所联系,询问此事,该所民警以“需要领导同意”婉拒采访。

今年以来,本报也接到数起装修工、空调安装工高空作业坠楼事故的报料。业内人士表示,高空作业是特殊职业,需要经过培训并取得相应从业资格证才能从事。而目前,只有电力公司等大型企业对工人进行了培训,合格才允许上岗,其他像装修工、空调安装工大多都是雇请从未培训,甚至没有任何经验的农民工作业,危险性很大。

吴某国说,上周四(8月8日)上午10时许,他、谢某清和另一工友共3人到马尾区一小区22楼一业主家安装隐形防盗网。防盗网已基本装好,只剩下拉直、固定等扫尾的活。当时,谢某清站在窗台旋外面的螺丝。谢某清干活很谨慎,当时绑了安全绳,一头绑在厨房的烟囱管上,另一头则系在腰间。

陈高辉建议,从事高空作业的人员最好去购买消防专用或户外专用的安全绳,福州此类店有不少,也不是很昂贵,普通的安全绳只要几百元。安全绳除了要买正规厂家生产、经过专业机构认证的产品外,平时要注意养护。而目前,福州很多从事高空作业的农民工都不具备设备的选择与养护等知识,希望安监部门能加大对此类安全常识的推广,最大限度减少此类悲剧再次发生。(记者 涂明 实习生 高佳丽)

几名在福州金山开铝合金防盗网店的湖北籍店主说,这起事故给他们很大震动,他们立即提醒那些与店里经常有业务往来的工人要多加注意。“其实,几乎每年都有安装防盗网的工人摔死。”一店主说,安全绳都是工人自带,有的人贪便宜,买比较差的,他们也不知道。

“我们干完活,找不到他的人。”吴某国说,他当时和另一工友在隔壁房间干活,出来一直没看到谢某清。而厨房烟囱管上的安全绳还在,他们心头一紧,立马爬上窗台往下看,惊呆了:谢某清倒在血泊中。吴某国和另一工友赶紧下楼,只见谢某清已没了气息。吴某国说,他看到绑在谢某清腰间的那圈安全绳还好好的。

也就是说,谢某清的安全绳在中间断开了。至于是腰间绳索与系绳之间的搭扣断开,还是绳索本身断裂,吴某国表示不清楚。

谢某清的亲戚,也有许多人在福州干这一行。这些“既是工友又是亲戚”的工人说,谢某清的妻子做绿化工,收入很低,所以他特别卖力,忙的时候,往往上午装完一户,下午又要跑到另一户忙活。他也是个比较谨慎的人,42岁的人有老有小,生怕出事,所以几乎每次都会系安全绳。干了五六年,都没出过事,没想到这次发生不幸。

这些安装工表示,从湖北、江西过来做防盗网、空调安装的工人很多,他们都是亲戚带亲戚到福州干这一行,安全常识都是相互教授、提醒。

等高线户外运动俱乐部总经理陈高辉表示,麻绳类的安全绳如果不经过保养,很容易出问题。此类绳索如果受潮后经过暴晒,会变得很脆、易断,在承受一个成年人身体重量拉伸时,十分危险。

这些安装工的活,主要由小区附近装修材料店家提供。店家出材料,他们负责安装,业主向店家结账后,再由店家付工人工钱。由于这活一个人干不了,所以关系好的几个工人会抱团做,收入不固定。

“一起干活出了这事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向我老婆交代……”昨日,回忆起几天前的一幕,吴某国眉头紧锁。死者谢某清是吴某国一起工作多年的工友,也是吴的妻子的四叔,均来自湖北洪湖。

上一篇:下一篇:没有了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hmata.cn内蒙霍林郭勒市靡匙贸易有限公司 - www.hmata.cn版权所有